晉中大同呂梁
山西頻道
菜鳥集運香港電話 要聞 政情 產經 醫衞 房產 教育 旅遊 體育 融媒體
晉中·砥礪奮進的五年呂梁大同
山西頻道 > 正文

能否托住“誰來種地”的“底”? 農業生產託管試解“種地難”

2021年01月04日 10:41:36 來源: 經濟參考報

  原標題:能否托住“誰來種地”的“底”? 農業生產託管試解“種地難”

  記者 晏國政 王皓

  經濟參考報 “要牢牢把住糧食安全主動權,糧食生產年年要抓緊”“要調動農民種糧積極性”……近日召開的中央農村工作會議再次強調了抓好糧食生產、確保糧食安全的極端重要性。

  記者在基層調研瞭解到,抓好糧食生產,除了要在種業、土壤、技術等關鍵環節着力,更加需要創新生產經營方式,以調動農民種糧積極性,釋放各農業生產要素效益。特別是在農村空心化、農民老齡化、農業兼業化趨勢愈發明顯的背景下,“誰來種地”成為時代之問,創新農業生產經營方式顯得更為迫切。

  近幾年來,國家有關部門在山西等地積極開展農業生產託管服務,力圖通過健全農業專業化社會化服務體系,實現小農户和現代農業有機銜接。作為農業社會化服務重要創新形式的農業生產託管服務,能否承載起農業生產經營方式創新的重任,有效托住“誰來種地”的“底”,讓中國人的飯碗在自己手中端得更牢?這一問題有待在實踐中尋找答案。

  “種地難”催生社會化服務新模式

  山西省臨汾市洪洞縣大槐樹鎮左北村67歲農民王洪福在小麥收穫後種下的6畝多玉米再獲豐收。“這幾年有了生產託管,種地再不用受那麼大苦”,他説,只需在種的時候把種子、化肥拉到地頭,收的時候把糧食拉回家就行,耕、種、防、收等其他環節都是搞託管服務的合作社負責。

  王洪福幾年前還為“種不了地”發愁。“年齡一年比一年大,兒女們忙着在外面打工掙錢,而且種地沒啥收益,這個地越種越沒心思,荒了又可惜。”他説。

  “有地沒人種,種也種不好。”基層幹部羣眾普遍反映,隨着工業化、城鎮化進程逐年加快,老年農業、兼業農業等問題日益凸顯,“誰來種地”“怎樣種好地”日漸成為困擾農業生產、影響全局工作的時代難題。

  為破解這一難題,近年來我國在大力扶持發展農民專業合作社、家庭農場等新型農業經營主體的同時,明確提出健全農業社會化服務體系,實現小農户和現代農業發展有機銜接。作為農業社會化服務體系建設的重要內容,農業生產託管應運而生。

  2020年10月中旬,在山西省晉中市召開的全國農業生產託管工作推進會上,農業農村部相關負責人介紹説,農業生產託管是在土地經營權不流轉的情況下,將生產環節委託給專業化機構,通過社會化服務組織的服務,有效解決農民“不會幹、幹不動、不願幹”等問題。2019年,全國農業生產託管服務面積超過15億畝次,其中服務糧食作物面積8.6億畝次,託管服務組織達44萬個,服務小農户6000多萬户。

  2017年以來,在中央財政支持下,山西省開展農業生產託管試點。山西省農業農村廳農村合作經濟指導處副處長敖軍説,試點過程中,山西明確了省市縣三級職責分工,發佈了農業生產託管地方標準、項目績效評價辦法等多個指導性文件。堅持在全面推廣、行業管理、服務農民等方面重點着力,形成了多環節、全鏈條、區域化、寬領域以及社區服務等多種業態模式。全省開展試點的縣區達到94個,11個市中有8個市整市推進,釋放了多重效益。

  試點區域糧食增產效果明顯

  記者調研瞭解到,在不流轉土地的前提下,通過支持規模化生產託管,打破了户與户之間的地壟限制,由服務組織統一生產管理,實現了土地的規模化種植和集約化經營。在山西,無論是生產條件好的洪洞、曲沃等平川縣,還是立地條件差的永和、壽陽等山區縣,農業生產託管試點區域糧食產量都有較大幅度提升。

  洪洞是國家商品糧基地縣,糧食播種面積常年穩定在110萬畝左右,總產量8億斤以上,目前該縣農業生產託管試點項目面積達12萬畝。根據測算,正常年景試點區域旱地玉米畝均增產100多斤,小麥畝產增加10%到15%。“託管前,一年兩季,小麥和玉米畝產都是七八百斤,現在都能達到1000斤。”王洪福説。

  “一家一户種地效益不高,無法發揮糧食主產區和土地的效益。通過耕、種、防、收等主要環節的生產託管,實現了良種良法有機結合,深耕深松、秸稈還田、無人機飛防等先進種植技術得到推廣,帶動糧食產量明顯提高。”洪洞縣農村經營管理中心(簡稱農經中心)主任樊江平説。

  山西省晉中市壽陽縣是全國糧食生產先進縣、全國有機旱作示範縣。2017年以來,當地在朝陽鎮與壽陽縣嘉禾農業科技公司合作實施玉米種植全程託管試點,託管面積達1.02萬畝。公司負責人孫海賓説,通過土地深松、科學測温等集約化、機械化技術服務模式,託管玉米平均畝產2000斤以上,增產幅度近30%。

  永和縣由於境內溝壑縱橫、土地破碎,農業基礎比較薄弱。2019年9月以來,當地有關部門對全縣約20%的耕地面積實施“耕、種、防、收”四個環節託管服務,託管地塊主要種植玉米。“農業生產託管,讓種地的機械化、專業化、科學化程度更高,2020年託管地塊玉米產量預計增長近30%。”永和縣農經中心主任田華説。

  “三年多試點數據表明,全省農業生產託管試點區域糧食畝均產量普遍提高20%以上。”敖軍説,農業生產託管把小農户引入現代農業發展軌道,大幅提高了農業生產效率,是保障糧食安全的重要途徑。

  中農立華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蘇毅在全國農業生產託管工作推進會上也表示,企業作為社會化服務主體,在全國多地針對水稻、小麥、玉米、棉花、冬棗、柑橘等作物開展農業技術託管服務2000多萬畝次,產量實現10%-15%以上的增幅。

  破解“三農”難題 形成多贏局面

  基層幹部羣眾表示,農業生產託管有效破解了“三農”領域諸多難題,促進了農業高質量發展、農民穩定增收、農村有效治理多贏局面的形成。

  一是促進了農業綠色發展和現代化水平提升。永和縣副縣長郭東舟説,託管主體廣泛開展深耕深松、秸稈還田,不但改善了土壤質量,也有效解決了秸稈焚燒污染問題。試點縣區普遍反映,生產託管有利於種肥同播、統一飛防等綠色生產技術推廣,減肥控藥效果明顯。玉米生產大縣(區)山西省長治市屯留區數據表明,項目區畝均化肥投放量由200斤減少至120斤,農藥殘留物降低60%。

  試點區農業機械化和信息化水平也在快速提高。洪洞縣輝瑞農機專業合作社負責人張根平説,開展生產託管服務以來,合作社累計作業面積由8.5萬畝次增加到17.1萬畝次,大型農機數量從70台增至140台。

  永和縣利用衞星定位、傳感器識別等信息技術,建立了智慧農業生產託管平台,在100多台作業機械上安裝GPS定位系統,可以隨時通過PC端或手機App,實現對託管主體作業情況的全程監測。“避免了農户與合作社之間因作業面積、作業質量引發的糾紛,提升了監管實效。”田華説,山區深度貧困縣的農業信息化水平也因此實現跨越式發展。

  二是解決了低效農業對農民的羈絆,促農增收效益明顯。“過去過了正月就得整地、備耕,一年到頭耗在地裏也賺不了多少錢。”永和縣桑壁鎮薛基村43歲村民靳豔紅説,她將40多畝玉米地交給託管組織,不僅每畝地花銷節省200多元、增產增收200多元,還可以放心外出打工。

  託管服務實施後,洪洞縣農經中心合作社管理股副股長鞏曉峯算了一筆賬:以玉米為例,每畝投入平均節省33.5元、增產147.5元,合計節本增效181元;以洪洞縣在省城太原打工的農民為例,平均每畝節省誤工費和交通費387元。

  “試點區域測算發現,通過降本增效、提質增效,託管服務改變了農民打工和務農‘兩頭忙’的狀態,農民可普遍實現畝均增效四五百元,兼業農户也有了更多務工時間和務工收入。”臨汾市農業農村局經管站站長吳臨平説。

  三是推動基層組織振興,有助於加強鄉村治理。山西部分試點地區村兩委通過組織項目實施、監督合同履行等工作,找到了服務村民的有力抓手。村集體經濟組織或直接開展生產託管,或為其他服務主體協調組織小農户,增加了收入。

  臨汾市隰縣寨子鄉無愚村組織專業服務隊開展果園託管,2019年收入16萬元,其中60%用於脱貧、老年人日間照料等集體事業。“既提高了種植效益,也增加了集體收入,提高了村級組織威望。”寨子鄉黨委書記張宏偉説。

  期盼在更高層面更大範圍推廣

  試點地區基層幹部普遍表示,與土地流轉、農民專業合作社等經營模式相比,農業生產託管在不流轉土地經營權的基礎上,通過“替農民種地”的方式開展社會化服務,“解放”了小農户,有效破解了農村空心化、農民老齡化、農業兼業化等種地難題,農户和服務主體接受度較高,建議提升服務能力,完善管理機制,進一步予以推廣。

  敖軍、吳臨平等基層幹部和多位農業領域專家表示,從近幾年試點效果看,農業生產託管是當前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前提下,極富效率的農業生產經營方式,特別是在破解“種地”難題、保障糧食安全、幹部羣眾認可度等方面具有顯著優勢。建議進一步總結經驗,提升服務能力,完善管理機制,在更高層面、更大範圍予以推廣,實現“家庭聯產承包+農業生產託管”為核心的農業生產經營方式變革。

  包括永和縣一條龍農機專業合作社聯合社負責人張喜平在內的多個服務主體及基層幹部認為,應進一步調動各種生產要素參與農業生產託管服務,積極探索建立政府、金融、保險、服務主體、農户等多方參與的合作機制,加大對產後儲運環節資金、貼息貸款等支持力度,解決服務主體資金短缺、場地不足等問題,進一步提高服務主體的服務能力和水平,以及抵禦自然災害等風險的能力。

  長期研究農業生產託管的山西農業大學(山西省農科院)研究員邵林生建議,在試點基礎上,要加快總結和完善農業生產託管管理運行機制,同時充分利用信息技術,打造區域性乃至全國性的農業生產託管信息平台,實現託管合同電子化、託管服務訂單化、農機作業軌跡化、服務評價標準化、服務監管常態化,切實提高農業生產託管管理效能。

  山西省翼城縣委常委、組織部長楊海林等基層幹部認為,還應提高農村基層組織在農業生產託管過程中的參與度。有條件的地方可以支持現有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提高服務能力,承接託管項目,在增加農村集體收入的同時,更好為農民服務。一方面要發揮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統一經營”的服務功能,有條件的村集體要為集體成員提供服務,這是鞏固農村基本經營制度的有效途徑;另一方面,要發揮好村兩委的組織優勢,組織小農户對接市場化服務組織接受服務。

[編輯: 蒲思靜 ]
0100702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9434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