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中大同呂梁
山西頻道
菜鳥集運香港電話 要聞 政情 產經 醫衞 房產 教育 旅遊 體育 融媒體
晉中·砥礪奮進的五年呂梁大同
山西頻道 > 正文

記者手記:冬日呂梁山的生機與温度

2021年01月04日 10:57:38 來源: 新華網

  新華社太原1月4日電 題:記者手記:冬日呂梁山的生機與温度

  新華社記者晏國政、楊晨光、宋育澤

  這是2020年12月29日拍攝的嵐縣普明鎮普明村(無人機照片)。

  新華社記者 楊晨光 攝

  冬日的呂梁山天寒地凍。在位於呂梁山腹地的山西省嵐縣,記者接連走訪移民小區、扶貧車間、脱貧户家中,面對一張張笑臉,明顯感受到一種異於時節的生機與温暖。

  在普明鎮普明村見到李三花時,她剛從村子邊上的扶貧車間下班回來。摸黑進了屋,拉開燈,一個裝飾一新的現代風格房間映入眼簾:雪白的牆壁、考究的電視牆、整齊的立櫃……在這裏,幾乎看不到太多“貧困”的影子。

  2020年12月29日,李三花在嵐縣普明鎮移民小區扶貧車間裏加工箱包。

  新華社記者 楊晨光 攝

  幾年前,李三花確是普明村的建檔立卡貧困户。“當時兩個孩子上大專,老公因為長期勞累患上了嚴重的腰椎間盤突出,全家的日子過得十分緊巴。”李三花説,最吃勁的時候,黨和國家的扶貧政策幫了他們,孩子們享受到“雨露計劃”和助學貸款,她自己免費接受了“土豆宴”技能培訓,家門口還辦起了扶貧車間。

  2020年12月31日,李三花在嵐縣普明鎮普明村的家裏蒸饅頭。

  新華社記者 楊晨光 攝

  有了政策託底,李三花兩口子更加拼命地幹。幾年下來,她們家漸漸“翻了身”。“脱貧説到底還是要靠自己的雙手。”李三花説,摘掉貧困帽,有了餘錢,就把蓋了幾十年的房子重新裝修,“準備給兒子娶媳婦”。

  與李三花一樣在脱貧路上打拼的,還有順會鄉舍安村村民劉志平。這個43歲的農村婦女在2018年住進縣城的易地扶貧搬遷小區易居苑,她是4個孩子的母親,是一個老年痴呆患者的兒媳婦,還是扶貧車間的工人、易居苑小區的保潔員、非遺項目“嵐縣麪塑”培訓班的學員。

  2020年12月30日,劉志平在位於嵐縣縣城的麪塑一條街學習製作麪塑。

  新華社記者 楊晨光 攝

  搬到縣城後,4個孩子有的上了大學,有的讀寄宿制高中。不用操心孩子的劉志平,平常就帶着患病的婆婆在小區邊上的扶貧車間做工,和丈夫一起做完保潔工作,一有時間就到麪塑老師設在小區的操作間學習麪塑。“雖然我沒有文化,但我跑得快,不怕苦。”劉志平笑着説,現在家裏的經濟條件好多了,孩子們上學也爭氣,日子越過越有奔頭。

  2020年12月30日,在位於嵐縣縣城的麪塑一條街內,劉志平展示其製作的麪塑。

  新華社記者 楊晨光 攝

  呂梁山裏,年輕人在奮鬥中收穫脱貧的成就感,老年人則在安享晚年中品嚐幸福的味道。在劉志平居住的易居苑小區,記者還見到了75歲的尹鳳蘭。雖然一輩子幹農活,但歲月並沒有在尹鳳蘭臉上留下太多刻痕。

  尹鳳蘭説,自從3年前從土峪鄉段家舍村的山溝裏搬出來,她就一直覺得很“幸福”。這種幸福,不僅是出門就能買藥買菜、冬天屋子裏暖烘烘的,更是能在自己家裏“利索地洗澡”。

  段家舍村雖然離嵐縣縣城只有10來公里,但是一個“一道道溝來一道道梁,跌死松鼠摔死蛇”的地方,離最近的公路還有二三公里山路。除了路難行,更難的是用水。尹鳳蘭從嫁到段家舍村,就開始在半里路外的山溝裏挑水,“水放到家裏澄,最上面的乾淨水用來做飯,不太好的飲牲口,最不好的留下給娃兒們洗衣服,一點也不敢浪費。”尹鳳蘭説,不要説痛快洗澡,就是洗臉水也不捨得隨便扔掉。

  後來,段家舍村民取水的山溝裏修起了水庫;再後來,村子裏又修起了水塔能夠定時放水。雖然用水情況逐步好轉,但山溝裏的生活總不是那麼方便。搬到縣城小區的當晚,尹鳳蘭就在自家衞生間洗了個淋浴。“這是我人生第一次在自己家裏利索地洗澡。當時臉上不知道是洗澡水還是淚水,反正就是激動得不行,覺得真幸福啊!”説起當時的情景,尹鳳蘭臉上再次漾起滿足的笑容。

  這是2020年12月30日拍攝的嵐縣土峪鄉段家舍村(無人機照片)。

  新華社記者 宋育澤 攝

  從山樑溝峁到城鎮鄉間,呂梁山的這個冬天,因為脱貧户的不斷奔跑而變得生動,因為易地搬遷、技能培訓等接地氣的扶貧政策而變得温暖。走過艱辛充實的脱貧歷程,大山裏的人們更加相信:沐浴陽光,再冷的冬天也會過去;不畏風寒,温暖的春天終將到來。(完)

[編輯: 蒲思靜 ]
0100702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943613